武侠小说网 > 传统武侠 > 《天马行空》在线阅读 > 第 二 章

第 二 章

    三个人星夜出发,在天亮时,果然找到了穆尔文成,被点了穴道,放在路上。

    楚平把他救醒过来,穆尔文成道:“王夫,一切都如您所料,国老问了我一番,我照您的吩咐说了,而且还表示愿意跟他走,可是他却把我放下了!”楚平一笑道:”他怎么会要你呢,现在他以为那些珠宝都是他一人所有了,他还要赶去安排呢!”

    再度列队前进,终于在黄昏时,发现了对面的骑影。

    双方挥手招呼后,首先飞骑过来的是朱若兰,马到临近,朱若兰也不避嫌疑飞身而起,扑入了楚平的怀中:“平哥,你居然还活着,陈克明说你死在流沙之中了。”

    第二骑奔至的是天龙生,他望着朱若兰笑道:“兰姑,现在您相信了吧?那个流沙谷小侄去过,而且也在身上拴了绳子试过,虽然不载重物,但困不住平叔叔的。”

    楚平连着朱若兰一起抱下了马来,笑笑道:“流沙确实把我陷了下去,不过又被我爬出来了!”

    天龙生愕然道:“平叔叔,您是说自己从里面爬出来的?那真是了不起,小侄以为流沙无法致您于死地,但万钧重力之下,靠自己的力量脱困而出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们出动了两千人,准备挖平流沙,拯救您出困!”

    楚平道:“挖平流沙,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天龙生道:“不开玩笑,小侄对那片流沙作过试测,那是一个暗谷,长宽约五里见方,深远十丈以两千人的力量,加以驼马的搬运五天之内,可以把您救出来!”

    “五天,那不把我给闷死了!一口气憋死一个时辰,已经够我受的了,还能等五天!”

    “您沉下流沙后,没有呼吸?”

    “能呼吸吗?那来的气?”

    “沙底就空气,只要您控制得当,不使沙粒人鼻孔,仍然可以呼吸的,小侄试过。”

    楚平笑了一下道:”我没有试过你的方法,我在下沉的时候,就在想,为什么会下沉,假如是因为底下是空而下沉,则千百年来,这些沙也该把底下的空穴填满了,我见过西洋所制的玻璃沙漏计时,那是两个同样大小的玻璃球以一道细颈相通,内注细砂,使一空一实,将实者置于上细沙下落,流入空球内,外有刻度,注明时辰,六个时辰后,实空易位,再倒过来,如是循环,因此而不息!……”

    “可是这流沙坑与沙漏不一样呀?”

    “沙性如水,自高而低,到平而已,我会试过将之半置,轻进仍是会从实球移向空处,至两球内注之沙,各至半球而平,因此我想到流沙之动乃力求平衡,此沉则彼升,我之沉下,乃为我的体重破坏其平衡,而我的运气很好,在我之先,有两具尸体先坠沙中,为沙中梗石所阻,我把两具尸体拉出来,利用他们下沉之力,把我由另一个方向托浮了起来。”

    他一面说,一面用手书图,将道理说明了。

    刘笑亭笑道:“兄弟,你是吉人天相,总算让我喘了口气,你不知道消息传来时,我心中的感受,为了我的事,如若使你遭遇不幸,我这个胖子真不想活了”

    楚平笑笑道:“五哥,不全是为你的事!”

    秦汉忙道:“还有我的,因为你是为救天峰五嫂及玛尔莎而远来涉险的,我们四个人都商量好了,假如无法把你从流沙中救出来,我们就一起沉沙以殉!”

    楚平叹道:“这是为什么呢?”

    刘笑亭道:“不为什么,我是怕见那几位弟妹,为了我们老婆的安全而使她们永诀良人,我们怎么活得下去!”

    楚平笑道:“两位嫂子都安全厂吗?”

    “安全了,是两个姓李的家伙把她们送到龟兹的,还捏了一篇鬼话,我们问过天峰与玛尔莎后,虽是其中有诈,但还是率众人以备,结果在两军相遇之际,我们跟扎巴交手时,他暗中看过你的信,看后才知道内情,把两个姓扎的家伙,当时就劈了!”

    朱若兰道:“是我的主张,陈克明一再为恶是不会死心的那两个家伙是他的死党,如果不加消除,天下永无宁日,我们不能因小仁而遗悲大漠……”

    楚平只有苦笑长叹,然后道:“若兰,我给你找小妹妹,这是玲玲,她是……”

    朱若兰笑着握住了玲玲的手道:“我知道她是什么人。”楼兰女王,你的第六个妻子,四哥与七哥的救命恩人!”

    刘笑亭一怔道:“怎么是救命恩人呢?”

    朱若兰笑道:“你跟秦七哥作下那个荒唐的商议,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乐们,幸而人无关,你们就无须身殉了!”

    楚平一叹道:“我们八骏友何曾是为了自己的私务而涉险去的,假如天峰五嫂不是牵涉到一族人的安危,五哥也不要我们大家跋远来大漠了。”

    朱若兰道:“你没死,大家都可以这么想,你若是死了,我只有利用那个理由才能阻止他们四位身殉了,这并不是我们把私情看得重于公义,正因为太重于公义,他们才会觉得是以私务而累你而不安,也只有把你的死化公为私,才能使他们打消此念。”

    玲玲感动地道:“你们……都太伟大了,从你们的一切,想到我父亲,我就惭愧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扎马里在旁道:“女王,不必如此,大舜是圣人,他的父亲却是昏庸的糊涂虫,可是后世的人并没有因其父而灭低对大舜的尊敬,我们更不会因国老而灭却对你的尊敬。”

    楚平道:“对!这话说得对极了,扎马里,你能有这种思想,足见你的高明,现在还有很多的事要做,现在你和穆尔弟兄两人带到湖底起出藏金,然后到无敌谷来会合,龙生,你恐怕要更忙了。”

    他把事情一一分配了,大家也开始忙了。

    一个月后,无敌谷外的沙上,建起了有如星般的帐篷,盛筵不辍,那是天龙生邀来的大漠上各部的首长。

    这些人是龟兹国王代为出面邀集的,因为上次宁王使者在陈克明的筹划下,意图组成联军以寇掠中而襄大举,造成了兹国王特殊的地位,成为诸部城君主的领袖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愿意出兵,大明国初期时,大将军蓝玉征西,不降者杀,留给他们余悸犹存,元气未复,昔年壮者已老,少者始丁,战士已经很缺乏了,如果再经一次折损是何时了。

    于宁王使者那一批凶神恶煞之威,大家都是勉强来参加的,直到与龟兹国王作成一番密议后,才变得热心起来,一致慷慨激昂,表示拥戴,就是这番热心的表现,使得那些王府的谋土杀手都放弃了对各邦的暗中监视,集中在龟兹王宫:

    而兹国王则在内廷侍卫长天龙生与彩虹公主的接应下,又得到了八骏侠之助,把那引进王府的谋士杀手,或杀或擒驱逐,赶出了大漠。

    兹国王苏只婆陛下才成大漠诸邦真正的领袖,天龙生也成了大漠的第一大英雄!

    天龙生与彩虹公主婚礼在龟兹举行,人民都知道他即将成为龟兹国王的继承人,再得知他已经继承了撒马儿罕部的王位,就更为殷勤了。

    恰好这些嘉宾都还在龟兹作客未归,因为大漠上的欢宴一向保持着游牧民族的传统,继续个三五日是最短的,如此盛会,则最少也要半个月才能显得主人殷勤,客人意诚,双方都有面子。

    所以楚平派给天龙生的工作,他很快,也很容易地就做到了,把各城邦的君主由龟兹接到无敌谷外扎营,继续开始了欢庆,大家还有点莫明其妙;楚平他们却很忙,在群侠的护卫下,他秘密地把一切的珠宝都捞了上来。

    他们先到秘谷去看过了,陈克明果然将一切都掩过了,移走了残尸,封锁了入口,以为把一笔的巨大的财富秘藏妥当了才放心地离开了。

    这是楚平的计划,也算准了这样子,才能骗过他,在捞取真正的藏珍时,不会受到阻碍。

    然后是化解那个取水的小湖中的毒药,因为这么多人畜的食水供应,完全要靠取自他处,实在是太麻烦了。

    宴会的第五大,兹国王在他豪华的大行营中,邀集了各城邦的领袖,宣布了一个大秘密、

    他介绍了玲玲与无敌谷中的全部的男女战士,说明了他们是楼兰古国的后人,要在废墟上重建家国。

    看见了这一生龙活虎般的青年操演,那些邦主都很不自在,因为楼兰是好战的民族,往昔几次战争,都是他们挑起的,所以楼兰被毁于蓝玉的大军,大漠上的各邦又踏平他们的城堡,以阻其重建,迫使他们远走吉尔吉斯斯坦边区,而无力重建,现在这批年轻人是不是要报复呢?

    玲玲的谈话使大家放了一半的心,因为她保证族人与诸友邦和平相处,而且她还声明了今日会后,自己退逊,但仍保持了监国的身份,只要楼兰一族,有掠寇的行为时,就近请天龙生大将军加以制裁,远及中原八骏侠,都会加以干涉的,这个保证使大家安了一半的心。

    接着的事使他们无法相信,因为从外面抬进一大盘一大盘的珠玉宝石,堆在中间的地毯上,数量之巨,是他们从未见的!

    玲玲把它们分成十九份,说明了这些珠宝的来由,愿与大家共享,以表示修睦的诚意。

    这份赠太隆重了,有些部族全部的库存,也比不上这份礼物,这等于是个白添了一倍的财富。因此他们对玲玲提出的求助条件,都满口答应了。

    要求不多,只有两个,一个是请求在人力上支持重建,那绝对不成问题。

    因为草原上不事耕种,除了放牧之外,别无事情,人工本来就闲着,每一个邦主都按照自己的人,答应了提出三分的壮男协助工作。

    第二个要求则是求婚,为楼兰一族的青年求婚,请求各族遣嫁五百名少女,但楼兰并不白白要求,她愿意按照比例,嫁出一百名楼兰的女郎,藉通婚之好而奠永远的和平之基。以一个女孩子来换五个女孩子,看起来似乎楼兰占很大的便宜,但那些部族长却欢喜若狂,拼命地争取,

    因为他知道这些女孩子的价值,她们的武功,如果能带到自己的国家来,就可以训练更多的战士。

    所以他们争取的热心是勿庸言述的,有的愿意提供更多的女郎交换,有的则表示愿以自己的儿子来求匹,每个人都希望能把这一百名楼兰少女争取到手,因为这些都是大部族,有的是人,而且都是女多于男。

    玲玲含笑接受了大家的好意,但也有了此举是以通婚而缔盟,增家感情联系,所以每一个邦族,至少都会有两个楼兰女郎遣嫁的。其余的则按照条件,另行再洽商决定,她只定下了一个原则,就是必须以一易五。

    大漠上本来就是女多于男,盛行一夫多妻制度,而且习俗、宗教也接近西方,玲玲的这个决定,虽然嫁出了一百名

    少女,却为她的族人突增几倍的人口。

    帐中的会商结束了,各家族长王公带着自己的一份礼物,回到自己的帐篷中,对自己的部属们宣布这个好消息,立刻掀起了一片欢呼声。

    有几个心急的王公已经带着自己的儿子前来求婚了,玲玲不胜其扰,推给了新王扎马跟王后哈娜丽去应付洽谈了,她跟楚平回到了群侠的身边。龙千里笑着道:“玲玲,想不到你还这么精于计算,看样子将来如意坊的业务一定会交给你管了!”

    刘笑亭也笑道:“如他们自行婚配,每人连一个老婆都分配不到,你稍加变通,每个人到少可以有四个老婆,无怪乎这些人对你忠心耿耿,矢忠拥护,你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女王,造福巨民,功德无量!”

    秦汉跟着道:“是啊!你到了中原,只要一声号召,不知道有多少小伙子会来要求归化,自愿入籍楼兰,这简直是人间乐土了!”

    裴工霜瞪了他一眼道:“大个儿,你既然羡慕这儿,为什么当年听见了玛尔莎要嫁给你,你吓得连夜跑了,而且还把胖子拖着一起跑,豁得人家一别二十年……”

    天峰王妃笑道:“他是被玛尔莎吓跑的,为了要留下笑亭,玛尔莎用了秘传的发胖药,和在食物中,把笑亭吃胖了,所以才把他吓着了。”龙千里笑间道:“那引进药真有用吗?”

    玛尔莎一直低着头,听见了龙千里问到她才道:“我也不知道,这是祖上留下来的秘方,专供于旅中的贵人用的,不过在五哥身上,倒是见了效!”楚平笑道:“也许真有点道理,我看这些大漠上的王公,一个个全是胖胖的,大哥问这个干吗?”

    龙千里道:“我想问了回至中原,专门开间药铺,治瘦子发胖,准能发财。”

    说的大家都笑了。天龙生道:“那药小侄拿出来给国中的一个御医看,他说这是壮盛的药,跟发胖没多大的关系,不过,服了这种药,能强身健体,青春不减,王室中由于侍姬众多,怕君王亏了身体,祭司们便制这种药进呈。”

    龙千里道:“可是你父亲怎会因而发胖呢?”

    “父亲对家母情有独钟,对宫中女子不屑,更因为修习武功,自制力较强,药力发作时,父亲以内力压制,使药性遍布四肢百骸,用以熬化了体内油脂。”

    刘笑亭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我每天出汗冒油,想不到是药力的缘故!”

    龙千里道:“这么说来,该瘦下去才对呀?”

    天龙生道:“这是滋补之剂,既有所耗,则必有所资,它另一个作用是刺激食欲,使胃口变大,取更多的养分以弥所耗,父亲的精力未耗,食欲却增加,消失的油脂没有进来的多,而且因为遍及全体,久而久之就会变胖了,就像是河水下流,慢慢侵蚀河岸的泥沙,带着流走了,使河床日宽。”

    刘笑亭道:“不错,是这个道理!我在那儿食量越来越大,人也越胖,所以我要溜,再留下去,恐怕人要变成圆的了,象那些王公一样,连走路都要人抬着了。

    天龙生道:“那些王公们差不多,只是时间长了,对那些侍姬也就没有了兴趣,她们虽然选自民间,而都又姿色秀丽,只是没有什么知识,言语乏味,又过于恭顺,难于生情,所以那些王公们进入中年以后,体力虽日盛,对女色却日淡,恣意于口腹之欲,也就胖了起来!”

    楚平借机会道:“玛尔莎,你原是想把五哥留下来的,没想到适得其反,男女感情的事,最怕就是旁人插手管事,有时反而会帮倒忙,而国家之间,有些内臣干扰,更能误事,当国者应以之为戒!”

    天龙生忙道:“小侄会记住平叔叔的教训!”楚平道:“你的能力很强,我对你很放心,倒是楼兰这边,扎巴他们都很年轻,需要你多加指导,我叫玲玲当众宣布,赋于你以国监之权,也是这个原故!”天龙生道:“小侄会尽力的!”玲玲忽然想起座中没看见朱若兰,忙问道:“若兰姐呢,怎么没看见她?”

    裴玉霜道:“这位姑奶奶倒是管家婆的好材料,细心不惮操劳,她说要去巡视一下。”

    玲玲道:“怎么能麻烦她呢?我去叫人唤她回来。”

    楚平道:“小心一点倒是必要的,无敌谷的情形,没人比穆尔文成兄弟俩更熟了。你带了他们去找若兰吧,我倒是忘记了这么多人聚会,安全警戒不可疏,倒是若兰细心记得了。”

    天龙生道:“四周都有小侄派的人,只有无敌谷中小侄未能造次,兰姑可能是在那边。”

    玲玲出去后,一直走向无敌谷,到达湖边,隐闻金刃交击之声,从水源的上流传来,连忙又追了过去。

    远远看见两条人影正在决斗,刀光剑影翻飞,她掩近过去,看见了手持双刀的朱若兰,跟一个老者酣斗正烈,那老者穿身青衣,背朝着这边,没认出是谁。

    因为她认出这位老者正是她的父亲陈克明。

    陈克明的一口长剑舞得很急,剑发如风,出招狠毒,像是把朱若兰一剑劈死才趁心!

    朱若兰却十分稳健,两人又斗了一阵、陈克明的剑被双刀锁住,两人较上了内力相持不下,逐听得陈克明道:“老夫是帮你父亲宁王办事,你却一再阻挠,究竟是什么意思!”

    朱若兰庄严地道:“陈克明,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为的是天下百姓,避免他们受一次兵祸之灾!”

    “真要为百姓,你更该帮助你父亲,朱厚照懦弱,内受权好挥弄,外有悍将顽臣,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以前我也有这个想法,但是我见到官家之后,才发现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而权奸祸国,顽将抗命,都是你在背后造成的,圣上不是没办法,不是愿启战战端来大兴干戈,荼毒百姓,故示软弱,让那些人闹去,让他们一个个坐起来,变成不相容,自己斗起来,相互抵消,最后集中力量,对付一个最强的就行了,凭这一点;他就比我父亲强多了!”

    “我不信他有这么高的手段!”

    “你想想就知道了,刘瑾掌握了内厂,他就使东厂的谷大用与西厂的马永成壮大,这是很巧妙的做法,这两个人并不安份,但他们原是刘瑾的心腹,圣上加重这两人之权,刘瑾不会起意提防的,等他们的权重了,刘瑾已经无法控制他们了,乃成三足鼎立之势。”

    陈克明不禁一呆。朱若道:“再谈到我父亲好了!他知道我父亲有不臣之敢轻举妄动,以免永乐靖难之故事重演,那时就是燕王朱-的兵力太盛,而其他藩王分散未能联合,才造成靖难之变,而且他又设法使朝臣中执掌兵权的桀臣后尚书宋和的妹妹下嫁为续弦,成为另一股势力,这种种的作为,岂是一个昏庸懦弱的人做得到的?”

    陈克明不禁呆了,朱若兰沉声道:“你因为仇恨我们朱家,唯恐天下不乱,所以到处都留下了叛乱之根,准备一处不成,一处再起,非要搞得朱明垮台不可。”

    陈克明咬牙切齿道:“岂仅要你们垮台,我要你们也灭族,死得一个不剩。”

    朱若兰笑道:“那你不该帮我父亲,他也姓朱。”“我知道他姓朱,所以他的江山也坐不稳的,他打倒朱厚照后,老夫立刻会捧起另一个人再来打倒他!”

    朱若兰道:“但是我父亲也不傻,他在没把握取得天下时,绝不举轻妄动!”“他总会忍不住的。”“等他知道你的用心后,就会忍住了,我父亲对你在中原到处活动的事已经知道了,你把人手分在很多地方是很笨的事,因为人家慢慢有了知觉,就进一步推测你的用心,发觉你是个多面人,每一处都搭上一脚,谁都会知道你别有用心,没人再为你利用的!”“笑话!老夫计划何等周密,每处都有一个人代替老夫筹划献策,而老夫自己也只在宁王府邸现身,谁都不会想到老夫是总其成的策划人,就算你告诉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你就是失败在自己太聪明,把别人都当作傻子了,贡献的计划都所云,要过很长的时间,才能再回应,这情形难免不引人起疑的,很多人已经在注意这种行动。最后发现他们都偷偷与你连系,以为是我父亲在主使一切,他们不愿为我父亲卖力气,所以慢慢冷了下来,我父亲也因此对你不信任了。”

    陈克明脸色微变道:“反正你父亲势力已成,迟早总会变的,老夫也不必为他筹划了,老夫的布置也不仅是那几处,中原可为之处尚多。”

    朱若兰道:“不多了,我们回去后,会把你的事明告天下,每个人都会注意你的。”

    陈克明狞笑道:“那有什么用,不满于朱家天下的人还多得很呢,老夫不难找以其他出力的人。”

    “但是要找到有力造反的人却不多。”

    “老夫拿了这批藏珍去资助他们就行了。”

    “陈克明,你说的可是楼兰藏珍?”“不错,你们拿了十几袋石子,哄骗那些年轻人,老夫并不拆穿,因为真正的藏珍在老夫手中。”

    “你在做梦,你以为藏珍在你所谓的秘窟中吗?哈卜特别具有异心,他把藏珍另外沉在湖中,秘窟中只是十几袋石子而已,我们早发现了。”

    陈克明身子一震道:“我不信!”

    “我们叫天龙生邀集各邦族长来就是平分那笔藏珍,这既可免你作怪,又能争取到大家的友谊。”

    陈克明突然受了这个打击,手下一松,被朱若兰绞飞手中的长剑,跟着双刀如电,要劈下去时,玲玲突然出来扑在中间,跪下恳求道:“若兰姐,求你饶了我父亲。”

    陈克明滚身退过一边,若兰叹了口气道:“玲玲,我不想杀他,因为我的父亲也不是安份的人、可是你知道他要来干什么?他又想在水源中偷偷下毒,要毒死我们所有的人何此行不太可恕了!”玲玲仍是恳求道:“若兰姐!无论如何,请你看在我的份上,再宽恕他一次……啊,小心,后面!”

    陈克明掏出一支钢缥,正在朱若兰背后偷袭,朱若兰闻声避开了,可是那支镖却射进了玲玲的前胸。

    这一镖射得很急,玲玲跪在地上,一心只顾招呼朱若兰地忘了自己,镖中前胸后,她痛呼倒下。

    朱若兰连忙过来,看见这是一只淬毒的镖,大惊失色。

    陈克明也颇感意外,丢下一个瓶子道:“这是解药,先给她吃两颗,防止毒性蔓延,必须要在一柱香的时间内,拨出毒镖,剜掉腐肉,好保无恙,念在我女儿份上,老夫放过楼兰这些人,也希望你们别再跟老夫作对!”

    说罢回身欲行,可是楚平与八骏诸友已经围住了,而且扎巴、哈娜丽率着一批楼兰武土,也围住了另一边,每个人的脸色都充满了愤怒。

    另一边天龙生与彩虹公主也使剑扼住了他的退路。

    陈克明估量一下,八骏友那边是绝对冲不过去的,弯腰拾剑,向着扎巴与哈娜丽那边冲去,穆尔文成与哈努两兄弟双剑齐出,拼命般地攻上来。

    陈克明跟朱若兰比较了半天的内力,内气不继,十分萎顿,怎挡得住他们劲儿,急得大叫道:“畜生,忘恩负义的匹夫,没有老夫,那有你们……”穆尔文成怒道:“你根本就是要利用我们才训练我们!正像为了果腹而饲养牛羊一样,那算什么恩惠!”

    一剑正待劈下,扎巴里恐而喝道:“住手!”

    穆尔文成一怔道:“主上,您怎么不让我杀他?”

    扎巴里道:“他说得对,虽然他是别有用心,但楼兰一族是靠着他才保留的;文成,你举的例子不对,尽管他把一部分人教成了没有人性,类同禽兽的暴徒,但是对大部分,仍然教以忠贞礼义,维持了礼义的根本,为了这一点,我们该感谢他!”“可是他伤了女王!”

    “那是他的女儿,他肯留下解药,证明他人性尚在,而且为了表示对女王的尊敬,我们也不杀他。”

    穆尔文成低头而退,扎巴里朝楚平一躬身道:“王夫,微臣请求宽恕国老一命!”

    楚平笑了一下道:“你能这样想,我们还会为难他吗?毕竟他是玲玲的生身父亲!”

    楚平这样说了,八骏友自然也不会坚持,事实上这些侠义怀抱的男女也没有杀死他的意思。

    扎巴里再向天龙生一拱手道:”监国王兄与公主殿下也请高抬贵手!”

    天龙生与彩虹公主也都还了礼,天龙生道:“国老,这里没有一个仇视你的人了,你实在也没有仇视我们的理由,今后你仍然是我们的国老,只要你肯留下,我们仍是会像以前那样尊敬你!”

    陈克明道:”也像以前那样听从老夫的命令吗?”

    扎巴里道:“是的,只是我们已经正式复国,在各邻近的城邦间已取得承认,王夫答应到中原后,为我们向朝廷请求准贡册立藩属,只要不违背我们的国策,不危及我们的团体,我们仍是遵从你的教导的?”

    陈克明叹了口气:“那还谈什么,老夫主要是推翻朱家的天下,此外没用你们的地方,算了,看你们能自立起来,我也算对得起玲玲的母亲了,以后我也不会来了,还是到中原干我的去了,给我一头明驼,我们就此一刀两断。”

    扎巴里道:“遵命,我亲自为国老准备去。”

    他带着一些人走到内谷,没多久牵了四头驼来,一头是空的,其余三头都带了转重水糟等物。

    扎巴里指着一头骆驼背上的皮囊道:“国老,这是我们分得的一份藏珍,也是您指挥三十六旋风盗掠来的财宝,敬以为赠!”

    陈克明道:“这是什么意思!

    扎巴道:“这是您该得的一份,这里是全部藏珍的十分之一,其余的都分赠给大漠上的友邦了,三十六风盗是您策领的,您该得个大份!”

    陈克明呼了口气:“算了,留着作你们建国之资吧!”

    “我们有祖先留下的藏金!”

    陈克明忽地生气道:“混帐东西,如果别的城邦都分了一份,你们楼兰自然也有该得的,难道你们想自己标榜清高,不领盗泉之水,却要陷朋友于不义吗?”

    他跨上了骆驼,只带走了另外两头,但留下了珠宝的那一头,扎巴里行礼道:“谢谢国老赏赐,我们送国老一程,以表敬意吧!”

    扎巴里道:“国老多心了,只有我与哈娜丽代表全体相送,以表敬意,国老总不会怀疑有他了吧!”

    天龙生忽道:“我与彩虹也送师长一程,经此一别,师长再来大漠草原的机会就少了!”

    陈克明怒道:“你们以为我就死在中原定了?我很可能会领着中原大军,再来一次西征!”

    天龙生笑道:“只要师长能率天朝西指,弟子等一定率众归顺,就是师长单骑先行,后面跟着一大队的追兵,弟子也会感念师恩,为您阻却追骑的。”

    陈克明怒叱一声:“小畜生,快牙利口”

    催驼先行,扎巴里与娜丽双骑随行,大龙生与彩虹跟着,而那些楼兰青年,在楚平示意下,居然也挥手高呼送别。

    在楚平的帮助下,先拔了那枝毒镖,伤口有寸来深,小指粗细,留下一个黑色的小孔,没有血,周围的肌肤却有铜钱大的一个干缩的,乌黑的硬块,玲玲还是昏迷不醒,而薛小涛、华无双、天峰与玛尔莎都不放心的前来探望,只有男的不便前来,

    朱若兰一面用小刀割掉发黑而硬的腐肉,一面道:“好剧烈的毒,在短短的时间内,居然就把皮肤蚀成这个样子,幸亏陈克明留下了解药,否则我真还没办法救她了,这是什么?”

    玛尔莎道:“是沙漠上一种蛇毒,叫做鸟石板,身子又扁又宽,摊直了就像人的手掌一般,无论人畜,被他咬中了,一个时辰,就会身体僵硬如同石块,这枝镖就是用黑石板唾的口沫所练的,通常大家都认为这种蛇毒中者必死,陈克明真厉害,居然能配出解药来了!”

    解药有一小瓶,用了两颗,还有很多,也是黑色的小丸,味道很香,玛尔莎拿了一颗捏碎,看了一下才道:“原来解药是用蛇身捣碎,和成泥制的!”

    天峰王妃道:“你怎么知道?”

    “我是世代相传的巫医兼祭司,专门研究这些的,自然知道,这里面有鳞片、骨渣,带有鸟石板那种奇特的香味,这下子倒是功德无量,我们该把这个药方留下来,以后有人为鸟石板咬了就有救了。”

    楚平道:“这种蛇毒沙漠上很多吗?”

    “不多,很希罕,否则就没有别的生物能生存了,因为他太厉害,别看只有手掌那么大、如果牛群碰上了这么一对,刹那间可以被毒死几十头!”

    “这么严重?”

    “是的,他们身具异形,行动不便,别的蛇都是左右蜿蜒而进,他们身子扁平,只能一下拱动,像毛虫一般,而他们的食量又大,每天要吃掉一头羊!”

    “不是吃,是吸,毒死的牲畜在一个时辰内僵硬如石,寒冷如冰,经日光一晒就化成水,他们就吸吮还一面喝,一面受日炙而蒸发,大漠中日头又盛,别说是一头羊,就是一头牛化成了水,不能半天也蒸干了。”

    楚平托着那支镖看了一下道:“这种镖真不错,三面带槽,铁翅为翼,打出去劲力足,没有声音,若兰,要是玲玲不招呼你一声,你绝不会知觉,而打在你身上,陈克明是不会拿出解药的。”

    朱若兰道:“那还用说,他恨死我了,因为我是他最大阻碍,若不是我认出了他,谁也不会知道中原的那些混乱是他一个人造成的!所以玲玲是救了我的命,陈克明是下定了决心要杀我的,才用这种歹毒暗器!”

    薛小涛道:“她是为救她父亲,她知道我们都赶来了,而且也看见了我们,假如陈克明伤了兰妹,我们绝不会放过陈克明,平兄弟也拦不住!”

    朱若兰道;”她为父亲请命是一片孝心,这也无可厚非,使我不解的是她既然已经看见了陈克明发镖,对镖行方向也很清楚,我如躲开了,她就是首当其冲,为什么不躲呢!”

    “那是因为我要爹留下解药,我从哈泰利口中听说过父亲淬练了一种剧毒的缥,中人无救,只有他才有解药,却从来不肯告诉人,爹不会死心的,回到中原,恐怕没有相遇的机会,难保不会再使用这种毒镖,如果有人中了镖,我们有了解药,自己也能施救了。”

    这是玲玲说的话,朱若兰已经挖掉了胸肉,流出了红血,她也痛醒了,刚好接上了这句话,而且坐了起来。

    朱若兰忙把她按下来躺着道:“玲玲,你真是用心良苦!”

    玲玲流泪道:“若兰姐,多谢你因我的恳求而放过了我爹,但是他不会领情的,也不会改变他的主意,如果以后有人死在他的手下,我就罪孽深重了,咦,我爹呢?”

    “走了!我们说过不留难他,就一定放他走。”

    “是真的吗?”

    “我们还会骗你不成?”

    “我当然相信你们,可是我怕楼兰族人不放过他,在地下殿堂里,他杀了那么多人,而且又是我们仅剩的父老,我可以向你们求情,但是面对我的族人,我实在无法开口。”

    朱若兰笑道:“那你就想错了,扎巴里的表现与你想像的完全不同,他不但喝止了穆尔文成杀你父亲,而且还对他十分尊敬,感谢他保全了楼兰族苗,不但四下求情要我们放过他,而且还把你们的那份藏珍送给了你爹。”

    “扎巴里真这样做了?”

    “是的,这一手以德报怨还真有效,居然感动了你父亲,又把那批藏珍还给了他,大家相处得很愉快,他跟哈娜丽夫妇双双送行去了……”

    “只有他们两个人?”

    “天龙与彩虹夫妇也去了,他们是你父亲的弟子。”

    把详情告诉了她,玲玲欣慰地道:“好!这样我放心了,我没有选错人,把国家交给了一个聪明仁慈而宽大的人来继任,一定会很快就复兴的。”

    朱若兰笑道:“居国者,聪明仁慈为必须,宽大则不可,法中固应顾及仁,然必须要执法刚正严明,以建立国家的尊严,以你们现处的环境而言,这一点尤其重要!”玲玲怔了一怔道:“若兰姐,这么说我选错了!”

    “那倒没有”,扎巴里是个绝佳入选,他这么做是聪明、智慧、却绝非宽大,因为他见我们并没有要杀你父亲,他又何必做恶人呢,至于他把那些珠宝带回到中原去的,乐得再做一次人情!”

    “你父亲如果是拿了这笔财富到中原去安享余年,我们绝不会干涉,但是他不是这种人,他拿了珠宝,是用来作招兵买马,招亡纳叛的为恶之资,我们会允许吗?如果你父亲存心要这些珠宝,随时都可以来弄走,我们不在的时候,他们也挡不住,还得又赔上几条人命,不如做个人情先拿出来。”

    玲玲道:“他会想得这么多吗?”

    “是的,你想想,他这个国王新经推定,还没有正式执行王权,像这种大事,未经商定他就擅自作主了,假如没有一个充分的理由他又如何向国人解释呢,如果仅是为报你父亲对他的恩惠,那是绝对行不通的。”

    玲玲点点头:“是的,地下殿堂中残杀父老的惨剧,使得那些青年怒火填满,为了我,他们能放弃仇视已经很不容易了,实在不能要求他们再生感激之心。”

    朱若兰笑道:“所以我说他聪明,没想到这一手还真用对了,激起了你父亲的是非善恶之心,不但没要那些珠宝,而且还宣布不再来为难他们了、若以心计而言,你父亲还玩不过这个小伙子呢!”

    楚平笑道:“不错,龙生也不算笨,在明白扎巴的用心后,立刻也表示了对你父亲的感恩,他们两对夫妇亲自送你父亲启程,用感情套牢了你父亲,以后再也不便回来捣他们的蛋了!”

    玲玲有点感动,却又有点伤感地道:“是的,他们总算跟我父亲化除了怨隙,可是我呢!”

    朱若兰道:“你没有怎么样,他对你而言,还是个好父亲,发觉误伤你之后,立刻把解药取了出来!”

    玲玲道:“但是我们仍然要跟他站在敌对的立场上!”

    众人一阵默然,朱若兰道:“是的,假如他不放弃他的计划,那是难免的!”

    玲玲道:“恐怕很难,我父亲对草原上的这些人,可以消除仇隙,因为他跟这些人并没有仇恨,但是他的计划,却是积累了近百年的深恨,他的一生就是为这而活的。”朱若兰道:“玲玲!我姓朱,你父亲仇视姓朱的,我不怪他,他若是凭一己之力,找上了朱氏子孙,那怕是进入内宫禁处刺杀皇帝,我都不去,我相信八骏友也不会去干扰的。”

    薛小涛道:“是的,但是他如若再策动叛乱,掀起了战端,我们就不再宽恕他了,为一已的私仇,连累千万无辜生灵,这种行为绝不可恕,玲玲,这一次大家都是看在你份上,但也仅此一次,再要被我们遇上一次,谁也不会饶恕他了,你知道一次的宽恕,将要赔进多少人命?”

    玲玲低头垂泪道:“涛姐!求求你,再……”

    薛小涛道:“不行!玲玲,若兰就是为了你,差点挨上了你父亲的暗算,假如若兰没躲开那一镖,你又对得起谁,那时你又该怎么办?”

    玲玲道:“我会立刻自杀!”

    薛小涛沉声道:“糊涂。自私、你自己一死以求心安,但是你的死能弥补我们失去若兰的损失吗?能抵上若兰这条命的牺牲的冤枉吗?”

    玲玲惶恐地道:”涛姐!那我该怎么办?”

    “如果,你要嫁给平兄弟,成为楚家的人,你只有遵循一条道理,一条如意坊传统的救人济世的宗旨,只有公义,没有私情的,楚平放过了三大邪神,这三人是他的杀父仇人,他放过他们,是因为他们迷途知返,力赎前衍,如意坊楚家的人,对事只有该不该为,对人只问可不可杀,可杀之徒,虽骨肉之亲亦不可私,不该杀的人,虽血海深仇,亦置不顾,假如你没有这种忍受,我以楚氏义女的身份,不准你进楚家门!”

    这位干姑奶奶摆下了脸来,谁都不敢说话,玲玲知道薛小涛在楚家的身份与地位,忽地跪下道:“小妹敬听大姐的教训!”

    薛小涛道:“好!你明白就好,当然我们也不会不顾人情的,只是你自己也要记住你的身份与立场,好了!你静静养息吧,我们要快点回中原去,在大漠上,我们已经没有要做的事了。”

    大漠上的确没有什么可做的事了,这次变故促成草原上各部族间的团结与和平,每一个部族都遣来了人员,协助楼兰在废墟上重建家园,而且迎娶遣嫁,呈现了一片从所未有的和平景象。

    而且饮水思源,对这批来自中原的游侠,大家都表示了由中的感激,并下了对汉族重发永不侵骚的誓言。

    这誓言不但在他们有生之年实行着,在他们死后,还传给了他们的子孙!

    明室沦亡满清入主中原,流亡塞外的,都受到了庇让与优遇,有些部族,守义不帝清,停止纳贡,引起清廷数度发兵西征,两百多年问,回疆始终是清迁心腹之忠,这些影响却是八骏奇侠们所没想到的。

    但是楚平等一行人却没有在回疆多留,当楼兰在友邦的协助下重建时,玲玲将王位正式禅授给扎巴,放弃了她的尊贵的女王身份而成为如意坊中的一员,她只带走了她自己心爱的座骑玉灵儿。使八骏的行列成为真正的八骏。

    原先的八骏中,张果老的那头黑驴也凑上了数,神骏不减,但走在一起,总有些不伦不类之感。

    这次他留守在扬州的八骏别园中没有来,虽则是他在那儿保持大局,保护着一个最重要的人李凤姐。

    这个与正德天子朱厚照仅有一夕缠绵的女郎,被接到了八骏园中,受着最好的照顾,因为群侠要离开扬州西下的时候,她似乎有怀孕的迹象。

    这是一个喜讯,很可能她怀着的就是大明朝的下一代皇帝。

    所以必须要有人保护她,因而留下了张果老,一则因为张果老年纪大了,不忍心再要他跋涉长途,万里迢迢远赴大漠,再则因为他老成持重,适合这个工作——